香港警方-警察的执法普遍被认为有些「暴力」-太原新闻网

                                      • 时间:

                                      马云谈区块链

                                      當下午6時,上萬名示威者開始在巴塞羅那凱旋門附近的街區集結,並向加泰羅尼亞廣場方向行進時,西班牙警方的直升機已經提前出動,盤旋在人群的頭頂。沿街的店舖急匆匆地將擺在外面的桌椅收回店內——連日的示威給當地旅遊業造成很大傷害,一名項姓從業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手中來自中國國內的自由行訂單已經基本全被取消。

                                      一部分示威者在用雜物襲擊警車後,躲在現場一組身着橙色背心的記者團背後,但很快被警方發射在附近的催淚彈嗆住,不得不離開。從示威現場的情況看,任何阻礙警方執法清場的人都面臨警方的強力手段。整個加泰羅尼亞廣場的清場過程大概在30分鐘內就完成了。

                                      《衛報》14日的一篇報道提及一名77歲老翁的遭遇——他和數十名示威者因「阻塞交通」被捕。當時他跪在大街上,由於他的反抗,警察「一度似乎將他摔在地上」。這名老人談論着他對「反抗滅絕」的認識,「話沒說完便被打斷」。據報道,這一輪示威,共有1832名示威者被逮捕,超過150人被起訴。「面對有可能的出格行為,警察可以採取一切自認為必要的手段來處理。一旦對方的行為被認定為襲警,便可立即逮捕。」一名倫敦警察對《環球時報》記者說。

                                      其間,倫敦警察局專員克雷西達·迪克在媒體上發文,披露示威者的策略,比如將彼此連在一起,用鎖把自己的脖子繞住鎖在車輛上等,同時介紹警方如何重拳出擊。「我們打通他們想封鎖的橋樑和道路,我們拆除他們的非法營地,沒收他們試圖非法封鎖倫敦的工具。」迪克還透露,更多警官將配備泰瑟槍(電擊槍)。

                                      不留情面的執法力度,使得加泰羅尼亞示威者在與警方遭遇時舉動有所收斂。21日晚,巴塞羅那再度爆發遊行示威,示威者在遊行中較遵守規定,按規劃路線行進,看到警方在前方路口,儘管仍會有謾罵挑釁舉動,但最終會繞行。

                                      值得註意的是,在遊行示威現場採訪的清一色是本地媒體,幾乎看不到那些出沒於遠東香港的英美國家大媒體記者的身影,當然,記者人數也遠遠不及香港示威現場。此外,到目前為止,當地幾乎沒有發生示威者攻擊記者的行為,即使有的記者說的是當地人並不認同的西班牙語。

                                      「模範國家」智利——「我們處於戰爭中」

                                      儘管如此,根據智利全國人權研究院的報告,抗議活動已造成19人死亡、300多人受傷,近3200人被捕。該研究院近期收到70起涉及軍方的指控,包括5起謀殺(被軍方射擊、毆打或輾壓致死)。10月25日社交網絡上一則智利軍人在街頭毆打行人的視頻被廣泛轉發,並已被證實。

                                      值得註意的是,不少英國媒體將最近的示威活動稱為「香港模式」。英國《地鐵報》10日稱,在倫敦東部的城市機場,示威者試圖採取「香港模式」佔領航站樓,數百人封鎖了航站樓的出入口。隨後,約50人被警方逮捕。當晚7時許,城市機場已不見示威者的身影。《每日電訊報》也稱,佔領機場的示威者揚言採取「香港模式」,隨後大量警察趕到,將示威者「拖曳」出候機樓,並對部分示威者進行了逮捕。

                                      「巴黎、倫敦、貝魯特、巴塞羅那、聖地亞哥、香港……」德國《焦點》周刊27日寫道,全球許多地方出現動盪,其背後是社會問題。而警方作為執法者,其執法力度成為一個話題。專家認為,面對不斷蔓延的暴力示威,警方通常會採取執法的最高限度。現在的遊行隊伍中往往隱藏着暴力分子,手段殘忍,警方寧可過度執法,以防萬一。

                                      英國前議員兼作家喬治·加洛韋日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儘管爆發「黃背心」運動的法國近在咫尺,英國媒體卻幾乎沒有多少相關報道,電視台更是沒播放過任何相關畫面,部分原因是擔心這些騷亂蔓延過來。但過去這些天,連番遊行示威還是沖擊了倫敦的社會秩序。

                                      隨着夜幕降臨,大部分和平示威者漸漸散去,但仍有一部分人聚集。一些黑衣蒙面示威者在幾個路口縱火,焚燒垃圾桶,一時間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大約在晚上10時左右,數輛警車突然開來,並環繞着廣場迅速發射催淚彈、煙霧彈和布袋彈。一部分激進示威者則嘗試將玻璃瓶扔向警車。一時間,廣場上瀰漫着催淚彈和煙霧彈,人群被迫迅速散去。

                                      「香港反修例示威持續4個月,近來『如水』(be water)的抗爭戰術更『革命輸出』,在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智利反捷運(地鐵)加價事件中,都可以看到香港示威經驗的輸出。」香港《亞洲周刊》11月3日(提前出版)刊文稱,智利動亂已經造成十幾人死亡,加泰動亂也導致不少人重傷。但歷史的諷刺在於,美國、英國政府及其主流媒體稱讚香港暴力示威,卻不支持加泰和智利的抗議運動及暴力示威。

                                      近年來,警察執法在德國也是爭議話題,比如2017年G20漢堡峰會期間強力處置騷亂等,而德政府和警察一直聲稱合法。實際上,在德國,當遊行不和平或有參與者攜帶武器、蒙面等情況時,可以禁止遊行。儘管如此,德國的一項調查顯示,民眾普遍認為,警察執法應更嚴格,警方應加大懲罰力度。

                                      最近一段時間,從歐洲的西班牙、英國,到拉美的智利、玻利維亞等國,湧現出一股示威潮。這些國家中,有地區「模範國家」,更有老牌「民主國家」,爆發遊行示威的原因各有不同,不過,《環球時報》駐歐洲以及拉美記者在現場看到,面對示威,特別是有出格行為或暴力現象發生時,當地警方及其他強力機構堅決執法,絕不手軟,並因此導致出現不小的傷亡。相比之下,在香港示威衝突現場,警方的表現無疑要克制、謹慎得多。

                                      德媒總結示威潮——警方寧可過度執法,以防萬一

                                      英國倫敦——一旦「越界」,堅決清理

                                      智利警察制止暴力的手段也十分強力。從流傳出的現場視頻可以看到,警方不僅動用高壓水槍車和水炮車,在馬路上邊行駛邊驅散路上的示威者,而且與很多國家警察一彈一彈發射催淚彈不同,智利警察會不停歇地向街道兩旁噴射催淚瓦斯。一旦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石塊或硬物,警察會立即沖上前去將其制服。如果出現激烈的暴力,警察和軍人還會使用橡膠彈甚至實彈。正因為如此,在社交媒體上,智利示威者一直抗議軍方「到處在使用實彈」。

                                      西班牙警方在示威者相對平和時較為克制,但一旦決定清場,手段就異常堅決。10月18日,巴塞羅那上演了一場「跨行業大罷工」,據報道,當天有超過50萬人參加遊行。在白天的遊行中,大部分人除高喊口號和揮舞「加泰獨立」旗幟外,沒有違法之舉。一部分年輕人因酒精和大麻的作用有些亢奮,會朝警察局方向辱罵並比畫侮辱性手勢。

                                      在最初的抗議活動中,因多次出現暴力犯罪活動,包括燃燒地鐵、公交,哄搶大型超市等,智利政府堅決應對,皮涅拉甚至在講話中使用了「我們處於戰爭中」這樣的說法。這一方面激化了雙方的矛盾,使更多人加入遊行隊伍中;另一方面則讓外界看到示威遊行者逐漸向和平遊行轉變,比如不少參加遊行的示威者第二天自發走上街頭,打掃衛生,清理塗鴉。

                                      對於「反抗滅絕」示威者頻頻對英國城市的正常運轉造成影響,英國內政部已與警方進行溝通,考慮對示威者採取「更加嚴厲」的措施。目前,警方的行動主要依據1986年《公共秩序法》,但示威者不斷翻新「花樣」,對公共秩序造成越來越大的影響,於是英政府和警方考慮「對特定條款進行修改」,降低警察可以對示威者採取行動的門檻。為了對「反抗滅絕」進行管制,倫敦警方一度發出禁令,規定任何與此次氣候變化行動相關的兩人以上集會為非法。

                                      而這之前的幾天,倫敦一些主幹道被名為「反抗滅絕」的環保人士佔據。由於示威者太多,示威地點多位於主幹道、交通樞紐等人流密集的場所,倫敦不少地方交通癱瘓。而在倫敦的輕軌車輛延誤後,憤怒的上班族一度將示威者「拉下車廂」,對其「拳打腳踢」。

                                      截至目前,智利已經部署了超過一萬名軍人和警察上街。駐紮在聖地亞哥地區的第二摩托化步兵師已經全部出動,街頭到處都有瑞士「食人魚」裝甲車,車上坐滿荷槍實彈的軍人。一段視頻顯示,有示威者攻擊裝甲車,見無法攔阻又怕傷及自身,便四散逃去。

                                      更早前,在距首都大概一小時車程的莫斯塔薩爾市市長與該市政府其他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中,赫然有「我很高興看到他們死幾個!!」的字句。眼下,雖然很多城市取消了宵禁,但在社交媒體上,不少人表示依然有大批軍警在街頭巡邏。一個上了年紀的出租車司機對記者說,儘管政府允許申請特殊通行證,但他晚上還是會留在家裏。他對於軍政府時期的宵禁政策心有餘悸,那時外出就意味着直接被槍斃。

                                      在近期發生動盪的國家中,智利是處理暴力最堅決果斷的一個。10月18日,一些極端示威者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多地縱火並與警方衝突,當天夜間智利總統皮涅拉即宣布聖地亞哥進入緊急狀態,並將首都的管理權移交給軍隊。從那時起,軍人就和警察一起上街維持治安。隨後,智利政府宣布宵禁令。

                                      10月19日,倫敦爆發大規模遊行,數萬民眾從倫敦海德公園壹路遊行至議會大廈門前,要求就「脫歐」再次進行公投。其間,一名男性因試圖闖入議會大廈而被警察逮捕。英國《旗幟晚報》報道稱,警察逮捕了一名29歲的男性,因為他試圖闖入「受保護的地區」。

                                      在德國媒體上,西班牙、智利、玻利維亞等地最近的抗議遊行中,警察的執法普遍被認為有些「暴力」。比如,加泰羅尼亞抗議示威照片中,不少以警察為主角,其中一張是警察舉起槍,瞄準前方的暴力抗議者;另一張則是一名警察舉起警棍襲擊一名女子。德國新聞電視台26日稱,西班牙警察利用了一切可以合法利用的手段,抗議者則不滿警察使用橡皮子彈和腐蝕性泡沫等。

                                      公開資料顯示,西班牙的國家級警察主要分為兩部分,即國家警察和國民警衛隊(憲兵)。西班牙國家警察主要負責城市地區治安管理,處理犯罪及司法、恐怖活動和移民等相關事務,而加泰羅尼亞擁有自己的警察隊伍。西班牙國家警察和加泰羅尼亞警察處置暴亂時都會現身。加泰羅尼亞一名叫勞爾的導遊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在應對暴亂時,國家警察可以開槍,而加泰警察沒有這個權力,但如果加泰警察包庇示威者,甚至可被判「叛國罪」。

                                      發生在歐洲和拉美的示威活動讓西方在香港問題上的偽善愈發凸顯,與此同時,如前所述,西方媒體也開始擔憂「香港式示威」的反噬。法新社近日的一篇報道承認,從堵路、封鎖機場到使用加密通信軟件等,加泰羅尼亞抗議者借鑒了香港發生的抗爭方式。一些分離主義分子在社交網站上直接使用香港示威者分發的傳單,上面甚至印着中文。而示威者在巴塞羅那機場的行為,「其做法和效果與香港示威者9月癱瘓香港國際機場如出壹轍」。

                                      加泰羅尼亞——強力清場,僅用30分鐘

                                      今日关键词:陈凯歌怼于小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