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板-纵暴派利用潜伏在政府部门内的「黄丝」向中资银行和商户开刀-趣事新闻

                                  • 时间:

                                  网红减肥药涉毒

                                  許多愛國同胞都很清楚知道,回歸二十二年,大量「黃絲」滲透到不同的政府部門,甚至有紀律部隊內的「黃絲」在網上散播了警隊機密資料,參與了起底的活動。教育部門更加縱容「黃師」在學校裏面利用通識教育和考試題目,散播反對「一國兩制」、反政府的思想,讓青年學生走上了激進的道路。某些法官對煽動、參與暴亂的人網開一面,准以保釋候審或輕判。香港電台更加肆無忌憚,天天播放支持暴徒的電台和電視節目。食物環境衛生署有法不依,不去清理所謂的「連儂牆」,更沒有向貼街招的人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

                                  最近政府一再強調要落實止暴制亂,並且會對因為暴力事件受到衝擊的中小企業和零售業給予紓困的幫助。但是因為手續麻煩、金額太少,中小企業都說根本就不能為中小企業減輕困難,這些措施實在太「離地」。大多數建制派提議稅務局免收預繳稅一年,反而更有利於幫助中小企解決周轉不靈的問題,但政府卻沒有接受。

                                  個別部門的荒謬舉動中資銀行及商戶在暴亂中遭到黑衣暴徒打砸燒,行兇的暴徒卻沒有盡快依法懲辦,投資者安全的營商環境沒法得到保障,官員僅僅是譴責暴徒的所作所為,未有提出政策和措施幫助被打砸燒的中資銀行和商店。在這樣的環境下,多家中資銀行及商戶連番遭到暴徒破壞,只能在店外設圍板自救。但縱暴派立即向政府投訴,指中資銀行和商戶加裝圍板是僭建、阻塞行人通道、違反《消防條例》雲雲,結果地政總署向部分發出警告信。

                                  「黃絲」滲透關鍵崗位綏靖主義並不是空洞的。持續五個月的香港暴亂說明,英國人撤退之前發出了居英權,在政府的關鍵部門部署了「戰略盟友」,這五個月來潛伏在不同部門的「黃絲」都出動了,甚至西方國家遊行示威不會衝擊機場,也因為港英殘餘勢力控制着機場的運作,也知道政府採取什麼措施,結果他們成功地利用內部的運作知識,一度癱瘓了香港機場,讓四十多個國家對香港發出了旅遊警告,香港的航空業和酒店業一落千丈。對於香港集體運輸系統的破懷和打砸燒,暴徒們也通過內線,掌握了運作的關鍵技術,可以熟練地進行快閃襲擊,又準又狠。

                                  (來源:大公報A12版評論)責任編輯:之袁

                                  中資銀行和商戶得不到特區政府有效保護,香港法例形同虛設,但地政總署卻非常勤力,接到縱暴派政客投訴便立即執法,難怪有建制派苦笑說,我們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結果卻被個別部門用法律的武器來對付我們?這是不是最大的諷刺?

                                  暴徒們的「屠龍隊」更加非常熟悉防暴隊裝備和運作以及隊形的弱點,能夠掌握襲擊落單的警察的竅門,令其受到重挫,全身護甲最薄弱的地方是頸部和眼部,暴徒們就專向警察的頸部和眼部襲擊,知道警察制服不能防禦腐蝕液體,而且很難除下,他們就用腐蝕彈進攻。多部門多層次是這次綏靖主義發揮作用的特點。這是非常周密的、互相銜接、通盤部署、一環緊接一環的「黑色革命」,從動員宣傳到最後利用法律武器放人,統統都使用出來了。

                                  縱暴派的動機是相當清晰的,中資銀行和商戶加設圍板,暴徒不能輕易闖入打砸燒了。於是,縱暴派利用潛伏在政府部門內的「黃絲」向中資銀行和商戶開刀,透過地政總署發信要求銀行和商戶一個月內拆除圍板。有關做法引來抨擊後,地政總署立即表示因應銀行和商戶的保安需要,決定暫緩執法,但要求商戶盡可能將臨時圍板後移,減少阻礙行人通道。

                                  政府部門各自為政,僅僅是表面的現象,實際裏裏外外都很有默契。政府各部門止暴制亂時沒有隊形、混亂不堪,甚至精神分裂,或者拒絕建制派議員提出的紓解民困和有效止暴制亂的建言,但各部門內的「黃絲」卻有一個共同的思維邏輯,就是要降低和癱瘓特區政府的運作能力,以「兩制」否定「一國」,反對國家的主權和安全,間接配合美英的部署,讓動亂拖延五個月仍不停止。香港的形勢是嚴峻的,市民所憂慮的,正是政府內部的陰陽怪氣表現。

                                  事實上,除中資銀行外,多家銀行也因為保安的需要在分行外加設圍板,但沒有收到地政總署的警告信而不少地舖進行裝修工程時,也在店外加設圍板,但商戶不需要向地政總署申請,工程儘管長達兩三個月也不會收到警告信。為什麼地政總署會對中資銀行和商戶特別嚴苛?地政總署未知如何配合特區政府的止暴制亂任務?還是屈服於縱暴派的壓力?

                                  今日关键词:吴亦凡古装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