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新闻网-「杏林觉醒」由一群「黄医」组成-红酒资讯

                                  • 时间:

                                  黑五网购破纪录

                                  記者接觸群組其中一名聯絡人,聲稱「發夢」受傷希望診症,對方迅速回應,要求填寫性別、年齡、患處、病歷等基本資料,再轉介到另一名據稱中醫師,稱可約時間到某間中醫診所接受「義診」。記者透過telegram聯絡一名化名G醫師相約時間,對方回覆地址,在太子一處商廈單位,稱到時「約咗劍醫師」就得。

                                  持續近半年的暴亂未平息,「黑暴」幕後有盤根錯結的縱暴網絡。有本應救人的醫者,自甘墮落淪為暴徒幫兇。網上有telegram群組聲稱為暴徒免費提供診治及藥物,甚至有人在暴亂現場及大庭廣眾免費派發「調理濃霧散」及精油,聲稱可提神及緩解催淚煙的氣味;甚至還有人提供形似血漿的「紫雲膏」搽面,用以嫁禍警方。大公報記者自稱「受傷暴徒」,接觸到其中一名「黃醫」,醫師診症前一邊針灸、邊看暴亂直播,專業水平存疑,最後雖分文不收,但着記者前住一處隱秘工廈單位「取藥」。古怪藥散配方不明,網傳懷疑含有興奮劑,而狹小的工廈單位內竟有年輕男女共處一室「診症」。/大公報記者陳達堅(文) 攝影組、調查組(圖)

                                  「國難忠醫」其中一名管理員曾在群組透露「杏林覺醒即將爆煲,請比(畀)中醫出一分力」,間接證實「杏林覺醒」在暴亂中的角色。「杏林覺醒」由一群「黃醫」組成,成員之一黃任匡不時在媒體及個人社交網站發表支持縱暴派、批評警方的言論,動員醫護界醫院集會,據悉曾在暴亂現場擔任急救員。

                                  「國難忠醫」(現稱「若水忠醫」)表面是中醫生組成,其背後有任職醫院的「黃醫護」撐腰,與另一個telegram頻道「後勤醫醫」是蛇鼠一窩,聲稱向暴徒提供免費醫療,是「一班醫院護士與國難忠醫嘅合作」,又安排護士為暴徒護理傷口。群組聲稱提供中醫網上查詢、上門診治及派藥支援,有十多個匿名帳號聲稱可透過私訊「網上診治」、安排醫師上門或介紹到中醫義診所,處理跌打扭傷、內科、皮膚問題等。

                                  稱憑單可退回診金藥費「大部分醫師都係免費幫大家睇,如果用咗錢喺診斷/藥費,憑單搵我哋claim(申領)返就得」,群組形容,只要向管理員提供單據,醫師的帳號名稱及PayMe二維碼,幾分鐘內就可轉帳。

                                  工廈攞藥 囑「發夢小心啲」記者向群組另一名聯絡人查詢希望「攞藥」,對方回覆荔枝角工業大廈一所單位的地址,記者按門鈴入內發現是一間共享辦公室,同一單位內有物理治療、美甲、按摩、辦公室等。一名年約30歲的男子神色緊張從其中一間房間步出,記者未道明來意,便問「要幾多包?」、「咳定喉嚨痛?」。

                                  記者目測,該房間約100平方呎,沒有任何門牌,門邊地上放有多袋藥包,隱約見到一名黑衣女子平躺在一張按摩床上不發一言,疑似正在接受「診症」,當發現有人在門外時,即時起戒心。

                                  圖:大公報記者自稱「受傷暴徒」,接觸到其中一名「黃醫」,並到隱秘工廈單位取得古怪藥散

                                  該男子亦是舉止謹慎,不欲別人窺看房間內部,言談間未有透露身份或自稱中醫,來回從房內拿出數包「調理濃霧散」,塞到記者手中,說了一句「出去發夢小心啲」,便匆匆關門。

                                  記者依地址前往,該診所門牌為「明X堂」,兩名掛牌中醫師名同為姓黃。表明來意後,診所女職員沒有要求記者出示身份證,便直接安排進入診症室,記者聲稱喉痛和扭傷,「劍醫師」要求先填寫個人資料表格,詢問病況後把脈,與一般中醫診病無異。針灸期間,記者躺在手術床上休息時,忽然傳來嘈雜聲音,醫師正打開手機,播放暴亂的網上直播,邊發表評論「哇,啲黑警又亂咁打人,有無搞錯」。

                                  「劍醫師」透露,他是一名「和理非」,不敢上前線,但見年輕人被打很可憐,於是加入「國難忠醫」。離開時,「劍醫師」不收分文,更叮囑「加油呀,有咩事再返來搵我」。

                                  今日关键词:陈乔恩承认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