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库工人-不只是刘定文这样的制冰工人在夏季需要穿厚衣服工作-海参资讯网

  • 时间:

贝贝账户被禁播

劉定文也表示,他們工作環境比較潮濕,氣溫也低,還要經常直接接觸冰塊,所以很容易患上風濕病。在「起冰」的時候,冰塊落下來砸在腳上或者有個磕磕碰碰,輕則有淤青,嚴重的話還會致殘。

夏日穿冬衣,凍傷、風濕、磕碰仍在所難免

「我們吃的是這碗飯,只能自己多加小心,要想完全不受傷,那隻能轉行了。」陳遠說,他們的工資是計件的,雖然辛苦且有一定風險,但多勞多得。同時,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他會喝一些薑湯、白酒,或者拔個火罐,放鬆一下。

從冷庫出來,因為溫差的緣故,皮膚還會有灼熱的感覺。每天需要多次承受五六十攝氏度溫差帶來的「冰火兩重天」的考驗,感冒發燒也是常有的事。

低溫環境里「工傷」難避免「由於我們上班的地方氣溫比較低,時間稍微長點,手腳就不聽使喚,受傷是經常的事。」陳遠告訴記者,冷庫里的貨物都很重並且堅硬,很容易砸傷人,他們穿的鞋子鞋頭上都帶有鋼片,就是為了防止腳被貨物砸傷,但有時候還是免不了受傷。

日前,記者走訪重慶主城幾家製冰廠和冷庫后發現,冷庫工人們在「冰爽」的背後,卻有許多鮮為人知的辛酸:高溫天氣,工作場所比冬天還冷;凍傷、砸傷經常遇到;風濕已成「職業病」……

冷庫工人的「冰火兩重天」每到盛夏,重慶這個全國有名的「火爐」經常面臨40℃以上高溫「炙烤」。而在出個門就汗流浹背的這一時節,有一群冷庫工人,身處凍室、與冰為伴,與外面的世界相比,堪稱「冰火兩重天」。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不只是劉定文這樣的製冰工人在夏季需要穿厚衣服工作,冷庫工人更是如此。

李國

記者注意到,陳遠等工人在冷庫里待上一會兒后,就出去透口氣再回來繼續工作。由於穿起來比較麻煩,其間他們並不會脫掉工作服。一整天中,只有午飯時間或是貨物少的情況下才會脫下工作服。

對此,冷庫的管理人員坦言,在低溫狀態下人體的靈敏度會下降,身體會出現僵硬情況,並且由於溫差大,工人們很容易受傷或者感冒。廠方也想過很多辦法,盡量減少事故的發生,但成效都不是很好。

夏天穿「冬衣」上班「夏天的高溫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太大區別,不論高低都是穿着兩件衣服上班。」三伏天也未改變製冰工人劉定文的穿衣習慣:兩件長袖衣服,一條長褲再加一雙筒靴。劉定文今年已年過六旬,老家在重慶合川區一個偏遠的農村。10年前,為了供兒子讀書,他從農村來到重慶沙坪壩區梨樹灣村的一家製冰廠,成了一名製冰工人。

重慶南岸區一家冷庫的工人陳遠說,冷庫里的溫度長期保持在零下15℃至零下18℃之間。「我們的工作服一般是穿3到4層的,衣服褲子最裡層是吸汗快、經常換洗的,最外層容易弄髒,也是比較薄、方便換洗的;中間層就是禦寒的棉衣棉褲,一身保暖『裝備』有5公斤重。」

該冷庫的張師傅今年已經54歲了,每次進入冷庫前他會仔細檢查身上的裝備,棉鞋、棉帽、手套、護膝,這些都不能少。他說,進入冷庫后,寒氣不斷往身體里鑽,所以這些「裝備」一定要穿好。

《工人日報》記者見到劉定文時,他身穿一件迷彩外套,裏面還有一件長衫,黑色長褲膝蓋以下的部分都被雙筒靴遮住。「穿這麼多不熱嗎?我們穿短袖都覺得有點熱。」記者問到。「你等會看完製冰的地方,就知道我這麼穿一點也不多了。」劉定文說完,打開了一道厚厚的大門。開門的瞬間,一陣冷氣讓記者打了個寒顫。「這是我們存放冰塊的倉庫,裏面溫度很低。」說話間,記者看到,該倉庫里堆滿了時刻都在冒冷氣的冰塊,陣陣涼意,瞬間讓記者感覺衣服穿少了。

走訪中,重慶多家製冰廠和冷庫的工人都或多或少地因工作環境原因受過「工傷」。其中,部分冷庫工人的手腳有明顯的殘疾。

隨後,劉定文又帶着記者來到了一個製冰車間,該車間正在製作冰塊。起初,記者等人並未覺着冷。可待上幾分鐘后,就覺得受不了,膝關節也有點不舒服。「不管氣溫有多高,我們上班都要穿幾件衣服,防止凍傷。」劉定文說。

陳遠還說,每天早上8點是他們開始上班的時間,他和工友們在冷庫內理貨一般需要待上2~3個小時。如果貨物很多,在裏面待3~5個小時也是可能的。儘管已經做足了保暖措施,但進入冷庫整理貨物時間太長,鼻子、耳朵還是會被凍傷。

今日关键词:立秋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