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净利润-科沃斯研发费用的增长也是其营收和净利润下滑的原因-旅游新闻网

  • 时间:

小学生戴头环走神

2019年10月30日,科沃斯(603486,股吧)(603486.SH)發佈前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科沃斯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為34.45億元,同比下滑8.1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1億元,同比下滑64.8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8708.44萬元,同比下滑69.41%。

企業轉型到底該做減法還是做加法?這一點或許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目前關於企業擴張的一個共識性認知就是一定要有一個穩定的主營業務作為收入來源。

後來者不斷用價格衝擊着消費者的錨定心理,也衝擊着科沃斯的利潤空間。尤其是一些電商平台的推波助瀾,例如拼多多聯合一些工廠推出「家衛士」掃地機械人,將產品價格下拉至200元的極限區間,而作為拼多多主要對手的天貓京東跟進似乎也只是時間問題。

掃地機械人作為一個新興領域,目前還有太多的不成熟,行業門檻也比較低,不然今年也不會進來這麼多新品牌。因此對於頭部企業而言,持續的研發成為必然。但我們能預知的只是技術總有大突破的一天,但是要命的是時間上卻並不可期,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因此砸錢成了無休止的一項工程。

如果是「現金牛」,成長性可見,逐利的資本不可能會選擇減持。而這或許也反應出泰怡凱電器對科沃斯未來發展情況有些不確定,股價方面的下跌似乎也在映證這一點。

多一點謙虛,少一點概念的浮躁。放緩改革步伐,「兩條腿」齊動,或許才能走得更遠。

正如前面我們所說的那樣,從多個維度來看科沃斯還是重新拾起自己丟掉的代加工業務為好。而且,掃地機械人本身就是款軟硬結合的產品,一些硬件方面的創新可能比一些軟件技術創新更難被模仿或者攻克,而且代加工業務還能為其今後發展注入強有力的資金來源。與其徹底的「去代工」,倒不如讓其更好的為新業務服務,一旦建立完善的產業鏈縱向一體化,到那時也將有能力對自己的競爭對手實行有力的降維打擊。

最近不少人都在朋友圈裡見到許多線下店轉發廣告送掃地機械人的活動,如今的掃地機械人到底有多「廉價」由此可見一斑。這一系列狀況的出現對於科沃斯而言無疑會帶來一些傷害,倒逼着它去降價。但另一面,「科技泥石流」下企業,不得不持續性地投入研發,從而在技術上保持在第一梯隊。尤其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在研發上投入力度也會更大。這一漲一降最後的結果是營收和凈利潤的雙雙下滑。

科沃斯保留自己強悍的製造業功底這為其今後發展奠定基礎。就像智能電視興起,互聯網品牌一開始確實打傳統電視品牌一個措手不及,但隨着時間的發展,供應鏈、製造業品質等方面的差距開始凸顯,形式也逐漸被扭轉過來。由製造、研發、到銷售,科沃斯如果能掌握產業鏈的縱向一體化,各環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對於其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勢必能帶來不小的幫助。

拋棄代工對於科沃斯而言本身有自己的打算,但不得不說的是,目前看來似乎仍有些操之過急的樣子,而這似乎也讓其未來的不確定性變得有些強烈。

掃地機械人也好,家用吸塵器也好,本身也是硬件,需要生產環節。而硬件產品除了技術方面的比較以外,強悍的製造業功底同樣也是一個重要維度。

而這時候,就需要擁有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作為支撐能夠源源不斷的進行「輸血」。就像美團,因為外賣業務能掙錢,這才有了到處擴張的底氣。對於科沃斯而言,在新業務尚未穩定的時候,就貿然與過去的主營業務進行切割這似乎多少有些衝動。尤其是面對如今紛繁複雜的市場競爭,如果有代工作為基礎,無論是價格戰亦或者其它競爭策略也都會更有底氣。

江湖已不再科沃斯當初的江湖,小米、美的、海爾們,加上國外的iRobot、戴森等,這些競爭對手們的崛起成功「攔截」了科沃斯的增長勢頭。

此外,對於科沃斯而言,也的確需要在科研投入上為自己之前的輕視買單。

更重要的,面對大股東減持,營收和利潤下滑等不利因素的接踵而至,這時候,一旦有了穩健的代加工業務,這或許在很大程度上會起到「定軍心」的作用。

不得不說,對於如今的科沃斯而言,「機械人第一股」的光環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來自於四面八方的壓力和困境。連續三個季度的營收凈利下降,股價下跌至20.51元,越來越接近20.02元的發行價。曾經市值最高時突破300億元的科沃斯,如今為何卻活成了「方仲永」?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國內掃地機械人產品遍地開花,但要知道在這個行業科沃斯絕對是不折不扣的先驅者,而且建立了不小的先發優勢。據有關資料顯示在2017年5月,科沃斯就賣出了超過1000萬台家用服務機械人。

剛剛發佈的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今年前九個月,營收34.45億元,同比下降8.18%,凈利潤1.01億元,同比下降64.81%。

國內市場不利,國外擴張承壓:誰攔了科沃斯的「財路」?

賽道突然變的擁擠,自己不再是唯一選擇。而價格方面的變化似乎也讓科沃斯有些不適應。隨着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局,包括互聯網公司和傳統家電企業,面對一個接一個的挑戰者,科沃斯似乎並沒有阻止自己業務「被擠出」的辦法。

*做「重」,本是硬件銷售發展的必然趨勢。

今年5月,原先持有科沃斯總股本8.21%的大股東泰怡凱電器有限公司發佈股份減持告知函,減持數量為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2.46%。

再論拋棄代工:一場失敗的自我「革命」?

*新經濟輸血,需要老本行「造血」

壞消息接踵而至,不得不說今年可謂是科沃斯的水逆年。

科沃斯本身是靠代工起家的,前身是創立於1998年的泰怡凱電器(蘇州)有限公司,在2011年將公司更名為科沃斯。不得不說,改名后的科沃斯似乎一直想改變自己的代工基因,而是想要定位於高科技公司。不得不說,與代工相比,高科技的概念,機械人第一股的頭銜確實更容易獲得更高的估值。但僅僅因此就收縮代工業務,從多個維度來看似乎是弊大於利。

例如一些業務較多的企業通過「減法」,把那些拖累自己業績的相關業務的摒棄,例如TCL發力半導體、面板,剝離電視、手機。但破而後立並不一定適用於任何行業,很多時候站在原先「巨人肩膀」上似乎更接近成功。

國內競爭激烈,國外市場方面也在承壓。

而科沃斯方面表示,公司策略性縮減代工業是公司本期營收下降的主要原因。另外,科沃斯研發費用的增長也是其營收和凈利潤下滑的原因。財報顯示,科沃斯截止本報告期投入研發費用總計1.96億元,比上期增長30.27%。

財報數字的難看,這讓人很容易就聯想起此前科沃斯的「去代工」。

除此之外,科沃斯過去重度依賴線上渠道,銷售費用高,目前雖說其不斷加大線下渠道的拓展力度,但相對於小米、海爾等很早就已深耕線下的品牌相比似乎仍有些不足。而且目前收縮代加工這一造血業務,未來科沃斯是否還有多餘的能力推廣線下渠道呢?這一點外人不得而知,但想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科沃斯IPO招股書顯示,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研發費用分別佔主營業務收入的3.16%、3.19%、3.22%、3.32%,這對於一家技術驅動型公司而言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此外,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力度較小,沒能建立足夠高的行業門檻和競爭壁壘,或許也是目前科沃斯被後來者擠壓市場份額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不得不說,科沃斯的先發優勢如今看來卻是那麼的弱不禁風。在去年科沃斯成功登陸A股時,可能沒有人會想到這頭人工智能風口上的「豬」,今年會掉膘掉的這麼嚴重。

據奧維雲網數據顯示,在今年上半年還是有大批新品牌湧入到這個行業之中:2019上半年掃地機械人賽道,線上品牌上漲至112個,線下品牌增長至32個。隨着越來越多品牌的加入,競爭也隨着進一步加劇,科沃斯國內市場份額一度從最高時的53.8%跌至35%左右。

今年年中,有媒體報道科沃斯在德國、美國和日本的三個海外下屬公司,Ecovacs Germany、EcovacsUS、Ecovacs Japan凈利潤卻全部處於虧損狀態,分別為-787.67萬元、-1244.08萬元、-2686.07萬元、-680.68萬元,而這似乎也讓科沃斯如今的境況看起來愈發的糟糕。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互聯網江湖。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尾聲:三季度財報的不理想,這足以為科沃斯敲響警鐘。不過所幸的是,先發優勢所帶來的紅利老本還夠「啃」,如今雖說面臨的競爭壓力較大但亡羊補牢或許猶未晚矣。

據有關資料顯示,科沃斯今年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增長278.3%。同時,周轉天數也由去年同期的89天,增長到目前的134天,周轉天數越長通常意味着周轉次數少,這似乎也在反映其收入和盈利能力下降。

內外因交錯下,這似乎也使得資本市場也愈發的不看好科沃斯。

今日关键词:拖欠民工工资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