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决赛-德尚:我知道执教国家队和俱乐部很不一样-富士康新闻

  • 时间:

40斤巨蟒藏身10年

11月16日訊 法國隊主帥德尚近日接受了《隊報》的專訪。在訪談中他回憶了自己當初接手國家隊的情形,並回顧了法國隊的最近兩屆世界大賽。

德尚:這是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我當時在和馬賽談解約,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當時沒想到,這麼快能接手一支國家隊。

德尚:在這兩次比賽之間,我們有三天的準備時間。我們在半決賽戰勝德國隊,賽后我們情緒亢奮,就像已經贏得了決賽一樣。2年後在俄羅斯,我改變了備戰策略。

對於一些球員來說,他們可能自己非常清楚,這場比賽之後,他們就徹底告別國家隊了。

恐襲和情感問:2015年11月17日,法國隊在溫布利球場0-2不敵英格蘭,而就在4天前,巴黎剛剛發生了恐怖襲擊。你在溫布利聽到《馬賽曲》的時候,自己是什麼感覺?

俄羅斯世界盃和慶祝問:你感覺到過法國隊是無敵的嗎?

事實證明,我很開心,即使是身處困境時,我依然找到了樂趣。當然,我們回到主場之後,法國的球迷也幫助了我們,他們激勵了場上的球員。

(編輯:姚凡)

問:當你在2016年6月的住宅外看到寫有「種族歧視」的圖案時呢?(2016年6月,德尚公布歐洲杯大名單,本澤馬和本阿爾法這兩名具有北非血統的球員落選,外界質疑德尚並稱後者涉嫌種族歧視)

我們就這樣過關了,這就是命,這就是屬於我們的一天。這感覺和1998年很像,完全一樣的感覺。

德尚:你指的是在我腦子裡這樣想的,還是正式公布的冠軍?

德尚:我一點也不渴望這個職位。我現在是主教練,我和球員在一起。如果有一天我的激情不再,那我可能會做點其他事情。

德尚:這並不是真的。因為首先我們當時的情況非常艱難,我不會單純考慮我個人的境遇。其次,作為法國隊主教練,我需要盡一切可能調動球員的積極性。當時是4天之內踢2場比賽,這太難了。

我和足協主席勒格拉埃聊過,我請他再思考一下,等我和馬賽完成解約后再確定主教練的人選。

問:在你看來,國家隊主教練和俱樂部主教練有什麼不同?

從那時起,我的保護家人的靈魂就被激活了,我意識到,外界不可以去觸碰我的家人。我還記得我有這些感悟時的瞬間。是的,我被觸動了。

德尚:沒有猶豫。當時事情已經很明朗了,布蘭科也非常清楚。我打電話和他聊過,他不再執教法國隊,這是他個人的決定。

德尚:不完全是。我被觸動,是因為有一系列的事情在發生。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而我不可能現在一一舉例。但有時候哦我會大聲回應。

當初接手法國隊問:描述一下你決定接手法國隊時的情形吧。

本澤馬和因此而受到的責備問:本澤馬在2016年接受《馬卡報》採訪時曾說,「德尚屈服於法國國內某些種族主義者施加的壓力,才棄用了我。」你是因此而被觸動的嗎?

德尚:我感覺非常、非常差。當然,失利的那個晚上也不好過。我需要時間去適應並調整。在決賽后的更衣室,我嘗試着去說些積極的東西,但這都無濟於事,因為失望的情緒太強烈了。

我們沒有放棄過。比利時人想進球,但他們沒辦法進球。我們非常享受團隊作戰的感覺。

德尚:不,我沒怎麼睡好,我一直在思考。我的想法是,次回合回到主場,我們需要排出一直更有攻擊力的球隊。

問:歐洲杯決賽后的第二天,你的感覺如何?

問:在首回合客場0-2不敵烏克蘭后,當天晚上你睡得好嗎?

接任布蘭科問:接手一支布蘭科帶過的球隊,你當時猶豫嗎?

足球世界里沒有膚色和宗教的差別,我挑選的是法國球員,他們能代表法國這個國家出戰。我一直是這樣想的,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想法。

但在溫布利聽到英國球迷唱《馬賽曲》的時候,那感覺真的難以置信,體育和足球已經超越了國界。那已經不再是一場比賽了,我們永遠也忘不了。

德尚:我告訴你,雖然我這樣說,外界可能會認為我太偏向于防守了,但我還是要說:在法國隊1-0半決賽戰勝比利時隊之後,我覺得我們是如此的強大,如此的堅韌。

德尚:我會執教儘可能久。問:足協主席勒格拉埃希望你能在未來接任足協主席一職,你怎麼看?

和俱樂部主教練不同,國家隊主教練兩年迎來一次挑戰:歐洲杯和世界盃交替到來。在俱樂部時,當你不想要一名球員時,你也不得不短期內去支持他,讓他踢比賽。

問:那一天你感覺到了法國隊會成為世界盃冠軍嗎?

國家隊和俱樂部的節奏以及計劃完全不一樣。當然,國家隊的備戰時間也短暫,你不可能在大賽開始很久之前就把球員們都召集起來,這就需要你去逐漸適應這種節奏。

未來和希望問:你什麼時候會不再執教法國隊?

談2014年世界盃及預選賽問:在2013年11月的世界盃預選賽附加賽首回合,法國客場0-2不敵烏克蘭的賽后,你說:「我們會擊敗烏克蘭進軍世界盃」。

問:你腦子裡想的。德尚:戰勝比利時隊的第二天,我的感覺不太好。我當時有太多問題和疑問。但再過了一天,很多問題都有了確定的解決方案。我深深確信這一點,你別問我為什麼會這樣確信。

德尚:我的情感並不激烈。事實上,在恐怖襲擊過後的幾天,我們一直待在克萊楓丹訓練營,我們在等待是否可以去客場踢友誼賽。

2016年歐洲杯和失望問:談談2016年歐洲杯半決賽和決賽吧。

國家隊則不同,我認為他不符合我的戰術體系,我可以棄用他。當然,我的選擇和我個人對球員的喜好無關。我總是服從球隊的大局,從競技和團隊層面來挑選球員。

德尚:實際上,那是一塊牌子。我覺得這件事超越了我的底線了。從那時起,我身邊人的生活就被改變了。我所經歷的一切,其實都是不可思議的。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覺得我們應該贏得2016年歐洲杯的決賽。2年後在莫斯科,一切都如我們所願。法國足協在世界盃決賽開始之前安頓好了一切:球員的家屬、駐地等等。

德尚:我知道執教國家隊和俱樂部很不一樣。在接手法國隊之前,我在馬賽執教了3年,我度過了艱難且無比消耗精力的3年時間。

今日关键词:北京住宅土地新规